四男子戴棒球帽作案 劫财劫色手段卑劣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yuduoying.com/,曼联队

来报案的姑娘一个姓樊,22岁,福建人;另一个姓汤,23岁,四川人。她们平时经常出入下沙各个娱乐场所。4号深夜,她们在下沙某夜店认识了两名头戴黑色棒球帽的男子。

“开始我们比较放心,因为高沙那边夜店确实很多。”汤姑娘事后回忆。然而,到了高沙之后,男子却引着出租车七拐八拐地到了湾南村,把她们引到了一间小小的出租房里。那里,还有两名男子等着。

他们逼迫两个姑娘脱去衣服并进行污辱,还用手机拍下了照片和视频。随后,其中一个男子缓缓拿出一个装满液体的瓶子,说是里面装了硫酸,如果你们不拿出1万元钱的话,就泼到你们身上。

第二天早上6点,她们只好打电话给亲戚朋友,只说是自己生病急需用钱。1万元现金很快就到了四名男子手中,之后他们又抢走两个姑娘身上700多元和手机之后,威胁道:“我们走后过一个小时,你们才准走!”

碍于经常在娱乐场所里混不光彩,两个姑娘起先不敢报案,但在朋友的劝说下,她们还是鼓起勇气走进了下沙派出所。

11月5日下午,两个面带泪痕的姑娘走进了杭州下沙派出所。看样子像是来报案的,但在接警室里却又支支吾吾。

她们一再请求找个僻静的办公室谈。两人擦眼泪就用掉了一包面巾纸,那场刚刚经历的噩梦被一点一滴地痛诉出来:以唱歌喝酒为名,两名戴着黑色棒球帽的男子把她们骗到了下沙湾南村一处偏僻出租房里,先污辱,再抢劫。在那里,他们还有两个帮凶,也戴着黑色棒球帽。

下沙警方当即赶到了两个姑娘说的出租房,那里已然人去楼空。很快,市、区两级警方的专案组在下沙分局的公安大楼里成立了。

昨天,警方彻底查清了这个“黑色棒球帽”团伙“劫财劫色”系列案件,就让本报记者以时间为序,将整个过程和大家讲个清楚。

在下沙公安大楼里,专案组轮流分班,不间断地看了上百小时的监控录像,这些录像都是从案发出租房周边采集过来的。结合现场走访排查所得,警方认为一辆出现在画面中的黑色别克车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的作案车辆。顺藤摸瓜,警方确定车主是丽水人叶某,而车主的哥哥老叶就是这个团伙的老大。

11月21日,得到线索的专案组冲进了文一路某宾馆4楼的一间客房,房间里有三男两女。三名男子正是涉案嫌疑人,而两个姑娘是嫌疑人正要下手的对象。

在三名男子中,20岁的湖北人唐某算是个小头目,他就是11月4日到下沙租房子的那个小伙子。唐某刚刚和老大叶某分道扬镳,原因是分赃不均——那得手的1万,他只分到了1千。一气之下,他带了两个“兄弟”自立门户,没想到却被专案组逮了个正着。

40岁的叶某曾开过闪着暧昧粉红光的休闲店,但这些藏污纳垢的场所很快就被辖区警方冲掉了,他想到了抢,并把抢劫对象定在卖淫女和混迹娱乐场所的女子。叶某的理论是:抢了她们,她们碍于自己的身份,不敢去报案。他曾对马仔们说,动手时要挑身上首饰多的,用的手机好的,人漂亮的,这些女的往往有钱。这一点得到了真实案件的佐证:汤姑娘用的是一只新的诺基亚N95手机;11月21日的案件中,其中一名受害女子身上挂满了金器。

每次作案,叶某并不出面,他会发给马仔们一两千元的“准备金”租房子,给汽车加油等,自己则安坐萧山的出租房里手机遥控指挥。叶某还特别准备了数顶黑色棒球帽,让马仔在作案时都戴上,一是互相识别,二是伪装。从今年10月下旬开始,他们连续作案。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